核心提醒:罗赫尔·帕雷德斯医生说:“我们尚不知道二次沾染是个例还是广泛现象,大部分人是在3月份裸露在病毒中的,现在6个月过去了,我们开端看到二次沾染,至少这是一个须要引起警戒的信号”。

参考新闻网10月14日报道 西班牙《国度报》网站10月14日发表记者曼努埃尔 安塞德的一篇文章,题为《4000万例中的六个人:再次沾染新冠病毒之谜》,文章剖析了再次沾染新冠病毒的可能的原因。全文摘编如下:

全球公认的首例二次沾染新冠病毒的病例8月份在香港被发明。一名33岁男子在4月份首次沾染病毒,症状轻微,4个月后他从西班牙返回,在香港机场接收例行检讨时被确诊为无症状沾染者。9月5日,比利时科学家发布第二例二次沾染新冠病毒的患者,她的两次沾染症状都很轻微。依据对其他引起感冒症状的冠状病毒的经验,或许我们可以认定,由于已经发生的抗体,二次沾染后的症状将轻于第一次沾染。

但是9月8日厄瓜多尔报告的第3例二次沾染新冠病例的情形却与此前两例大不雷同,这位46岁的男子在7月份呈现了更为严重的二次沾染症状,而第4例是一位89岁的荷兰妇女,她本身患有巨球蛋白血症,在二次沾染新冠病毒后病亡。

美国病毒学家马克 潘多里引导的科研团队剖析西班牙、厄瓜多尔和美国呈现的这几个二次沾染症状重于第一次的特别病例,以为可以作出以下说明。一种可能是,二次沾染的病毒载量很高,摧毁了首次沾染后发生的特殊抵御力。另一种可能是,二次沾染的是更具侵犯性的病毒株,至少对患者而言是这样。第三种理论更加令人担心,也更为不可能,以为是令人胆怯的 抗体依附加强沾染效应 导致,这种机制仅在研讨导致非典的冠状病毒的试验室中看到过,即首次沾染发生的抗体非但不能禁止病毒的再次入侵,反而在二次沾染中辅助病毒复制。